广告位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公司治理 >

资产负债率高企 大唐电信疑似年末“保壳”?

2020-03-24 12:34公司治理 人已围观

简介在公布资产重组预案之后,大唐电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600198.SH,以下简称大唐电信)于12月初收到了上交所的问询函,上交所在函中要求大唐电信说明该交易是否为年末保壳的突击交...

  在公布资产重组预案之后,大唐电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600198.SH,以下简称“大唐电信”)于12月初收到了上交所的问询函,上交所在函中要求大唐电信说明该交易是否为年末“保壳”的“突击”交易安排,后续拟采取何种具体措施稳步降低资产负债率。

  据悉,该重组预案表明,大唐电信的资产负债率通过子公司大唐半导体、控股股东及上市公司之间的资产重组后,可降低近30%。

  12月11日,大唐电信披露对上交所问询函的回复。称前述交易属于公司为降低资产负债率、增强持续盈利能力正常筹划的重组行为,不属于年末“保壳”的“突击”交易安排。

  《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到,截至今年9月30日,大唐电信总资产约为63.25亿元,负债总计约62.96亿元,资产负债率约为99.52%。而大唐电信的2019年半年报中,其净资产一度为负,约-1.23亿元。此外,其2019年一季报显示,其资产负债率也高达约93.74%。若年末净资产为负,或将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从某种程度而言,通信行业一直在重复着某种“轮回”,从2G到5G,每一次变化都需要行业公司经历3~5年甚至更久的持续投入,最后能否收回成本,则非常依赖于市场份额。

  需要提到的是,大唐电信是大唐电信科技产业集团暨电信科学技术研究院(以下简称“电信科研院”)控股的子公司,在电信行业内,日常交流时,大唐电信也被诸多业内人士用以指代整个电信科研院,而近年来的低迷业绩表现也被视作电信科研院近年来的缩影。过去,电信科研院曾与巨龙通信、中兴通讯、华为齐名,如今显然已不复往昔。

  在电信科研院某子公司前员工李恺乐(化名)看来,电信科研院在通信历史上作出了很多贡献,但后来因为电信科研院面临更加激烈的市场竞争环境,从而逐渐落败。另一名从业人士王志辉(化名)则认为,大唐电信乃至电信科研院未来的发展仍然要看5G能否带来新的机会。

  1998年,电信科研院就已开始研究TD-SCDMA制式的3G网络标准,并提出相关建议草案。2000年5月,电信科研院提交的TD-SCDMA技术,被国际电联批准为第三代移动通信国际标准,这是我国独有的3G通信标准,在当时也被称为一桩“国产创新”。随后直到2009年3G牌照发放,电信科研院一直对TD-SCDMA进行投入,不仅仅是提出技术标准,也要实现从系统设备到手机、手机芯片,实现全产业链的覆盖。自主研发的标准,自主发起发展的产业生态,这些都是中国通信历史的初次。

  电信科研院的主要客户,也是唯一采用TD-SCDMA制式的运营商是中国移动。在大唐电信的财报中提到,2008年,中国移动计划2~3年内 ,对TD-SCDMA的总投资达到1100亿元。2014年,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公司副总裁李正茂在一次研讨交流会中宣布:“截至2013年12月底,TD-SCDMA全网累计基站总数已经达到43万个,网络累计总投资超过1500亿元。”

  如此巨大的投资到底能否收回,在当时就引发业内激烈讨论,最终也一直有两方观点存在至今。一方认为这样的投资并不值,也并未产生更多后续的价值;另一方如李恺乐就认为,TD-SCDMA是非常有价值的一次探索。

  “中国做了TD-SCDMA之后,才培养了很多能够做自主研发的整个产业链条的人才,有了自己能定标准、开发芯片、开发设备、测试设备,拥有这整套能够自主掌握的产业经验和产业配套的环境,这些是非常重要的。”李恺乐说道。

  2009年,3G牌照终于发放,然而到2014年,4G就开始逐渐取代3G,中国移动也把重心转移到4G建设上。

  大唐电信自上市以来就将业务不断进行调整,但资金压力一直都比较大。2001年负债合计达到31亿元,其负债率约为61.6%。随后负债率逐年攀升,2007年一度达到87.5%,此后直到2011年基本上都维持在80%左右,2012年下降至69.1%,2013年~2018年分别为77.5%、72.3%、68.5%、78.9%、99.5%及91.6%。

  大唐电信在2016年、2017年就已经因为连续两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连续为负值被戴上“ST”的帽子,存在退市风险。而这一次的“披星戴帽”,大唐电信最终通过变卖资产等调节方式解除危机。

  2018年,大唐电信以上海立可芯全部股权向瓴盛科技出资,转让成都大唐线%股权,转让西安大唐监控技术有限公司25%股权,处置北京科研中心资产、联芯科技增资辰芯科技等项目,投资收益和资产处置收益就已经达到15.4亿元。

  尽管大唐电信2018年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11.1亿元,但凭借出售资产带来的非经常性收益,2018年大唐电信扭亏为盈,净利润达5.8亿元,且公司2018年末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也成为正值。

  进入2019年后,大唐电信的资产负债率仍处于高位,并逼近100%的红线月,大唐电信公布重组预案,拟在子公司大唐半导体实施债转股增资,由电信科研院以对大唐半导体的债权对其进行增资,增资总金额为18.17亿元。2019年11月26日,电信科研院、大唐电信、大唐半导体签署债务转让协议,将大唐电信对电信科研院的18.17亿元债务转让给大唐半导体,大唐电信对电信科研院负有的相关债务及与该等债务相关之一切附属义务、责任均由大唐半导体承担。2019年11月26日,电信科研院、大唐电信、大唐半导体签署债转股协议,由电信科研院以所持债权向大唐半导体增资,增资金额为18.17亿元,其中7.54亿元计入大唐半导体的实收资本,10.62亿元计入资本公积。

  2019年12月27日,大唐电信方面对记者回复称,大唐电信作为国有控股上市公司,为维护国有资产及各方股东权益,改善资产质量,出于对提高管理效率、提升业内市场占有率的考虑,正在和即将采取的措施有:整合优质资源、优化组织结构、减少管理级次、减员增效、通过经营及资本运作有效降低资产负债率。

  从2018年财报上可以看到的是,大唐电信的业务由集成电路设计领域、终端设计领域、网络和服务领域三大业务组成。

  但按照大唐电信财报的说法,公司研发的投入产出效率还需进一步提升。在金融IC卡芯片市场,国外厂商仍占据市场主导地位的竞争格局短期内难以改变,价格竞争有加剧趋势;汽车电子芯片研发周期长,新产品还需大量投入。

  李恺乐告诉记者,大唐电信没有特别赚钱的业务。“做终端、芯片其实是很难赚钱的。因为这个行业特点就是这样,前面几名可能会好一点,比如高通可能就比较赚钱。”李恺乐说道。

  根据2018年财报,集成电路设计业务的毛利率为34.97%,终端设计业务为10.47%,网络与服务业务的毛利率是18.49%。不过在2016年,集成电路设计业务的毛利率是19.16%,终端设计业务的毛利率是-13.4%,移动互联网业务的毛利率是78.74%。

  在资源配置方面,大唐电信也尝试投资新的业务。大唐电信曾在2014年收购广州要玩娱乐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要玩”),但又在2017年转让其21.2%的股权,2019年3月27日,大唐电信又拟转让其25%股份。游戏属于“移动互联网”业务领域,在这个领域毛利率水平较高,但不确定性也很大。2015~2016年,移动互联网业务还处于收益上升期,然而在2017年,移动互联网领域的营业收入状况由正转负,同比下降61.37%。大唐电信在2017年的财报中也写道,公司的网络游戏业务面临激烈的市场竞争,仅腾讯、网易两大互联网巨头就占据了网络游戏行业70%的市场份额,同质化、重复性项目已难以生存。

  李恺乐认为,广州要玩当时以网页游戏为主,但当时在行业内,手游的发展势头更好。“可能公司分析整个节奏还是有点跟不上,所以我觉得其实做资源整合并购也不是那么的容易。”李恺乐说道。

  大唐电信方面对此表示,2014年收购了广州要玩,主要出于大唐电信战略发展规划中对于移动互联网业务发展的需要。广州要玩并购时经营页游和手游业务,之后逐步转向以手游产品为主。目前广州要玩经营情况基本正常,近期研发的产品在筹备发行上线。

  “跟烽火科技(烽火通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聊,可能更多的是它会有一些更靠谱的机会。我们跟它(烽火科技)探讨合作的可能性时,对方会很明确地说有这样的项目,他们知道自己要什么。”有过和烽火科技以及电信科研院旗下负责通信设备的子公司打交道的经历,王志辉将电信科研院和烽火通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进行对比,他认为烽火科技要更加务实,并且更能感知市场的需求。

  2018年6月27日,电信科研院和烽火科技合并,并成立新的央企,也就是中国信息通信科技集团有限公司。随后在7月份,曾在烽火科技担任要职的童国华执掌电信科研院。王志辉认为,烽火科技或许能够给大唐电信乃至电信科研院带来正向的积极改变,但表现的具体结果还是要看电信科研院在5G通信设备上能够拿到多少份额。

  记者就相关问题向电信科研院方面联系采访,对方回复称,大唐电信为中国信科旗下上市公司,围绕“芯-端-云”进行产业布局。在标准制高点上,中国信科的5G标准提案数量超过5000个,相关专利超过3400件,排名全球前十;在网络实际部署中,中国信科同时聚焦频率策略、组网策略、建网策略、业务策略、运维策略这五大5G网络部署的要素,已在行业中实现了技术领航。

Tags: 大唐电信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

标签云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